玖夏

这里玖夏,可以叫我阿玖ww很久没写文了,我会加油的!

【喻叶】WHO?(2)

2.
*(B)
  “前辈去了哪里?”喻文州一改之前温柔的模样,眼底满是冰冷,而这份冰冷中隐含着担忧。叶修耸耸肩,“抱歉,我也不清楚。如果真的担心你的前辈,明天陪我去那个废弃的幼儿园,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,如何?”
  喻文州点点头,除了去看看那栋废弃的幼儿园,也别无他法了。
  叶修从口袋里掏出手机,手机屏幕亮了起来,刺痛了喻文州的眼睛。那是一张叶修和喻文州的合照,叶修笑得格外开心,而喻文州温柔地揽着叶修的肩膀。
  真好。要是没有那件事情,他和前辈是否也能像这个样子,当个普通的恋人?
“文州?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?”叶修的声音打断了喻文州的思考。
*(A)
  叶修说完这句话后再次沉默,确定他不是喻文州,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。况且,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好好与喻文州说过一句话了……虽然不是同一个人,但他仍旧不知道怎么面对。
  要是没有那件事情,他们是不是还能像从前那样?
  突然喻文州的电话响起,喻文州盯着屏幕上的名字,惊讶地盯着叶修,之后便把手机放到叶修的面前。
  「叶修」屏幕上出现了这么一个名字,叶修点点头让喻文州接电话。
  “文州?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?”听到熟悉的声音让喻文州觉得安心。
  “可以,前辈你没事吧?”喻文州最担心的还是叶修的安危。
  “我没事,文州不用担心,我会想办法回去的。”
  虽然总是说让人生气的话,虽然看起来那么不靠谱,但总能让喻文州安心,他相信叶修。
*(B)
  喻文州发现叶修在通电话,也就不再说话。
  另一个“喻文州”啊……
  “我明天会去那栋废弃的幼儿园寻找线索,我一定会回去。那么,文州还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
  “前辈注意安全。还有,你一定要回来,我等你。”
  叶修轻声笑了一下:“当然。”
  挂掉电话,叶修发现另一个喻文州正盯着他,思绪早就不知道跑去哪了。
  “喻文州,你可以和我说说吗?关于另外一个我的事情。”
  喻文州点头。
*(A)
  叶修看着微笑的喻文州,心里感觉空落落的。要是他没有表白,或许一切都会不一样……但是把压抑在内心的感情表达出来,或许也是一种解脱吧。
  喻文州坐下,看着失神的叶修,轻笑道:“能和我聊聊吗?有关你和另一个我的事情。”
  叶修叹了口气,点点头。
*(B)
  “我之所以成为职业选手,是因为我想要离前辈近一些……我想要追随他的脚步,我敬仰他,崇拜他。”喻文州缓缓地说,“我第一次看到前辈时,他正与队友相互打闹着,然后重心不稳即将摔倒,我本能地抓住他拉到怀里,我看见前辈笑容满面的模样……我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很快。”
  “当我发觉自己对韩文清和王杰希怀有的敌意是源于前辈时,已经太迟了。我知道凭我的实力,根本比不过韩文清和王杰希。由于我天生的缺陷,我只能用战术来取得胜利,但是不够……我想和前辈站在同一高度,而不是仰望他。”
  “第八赛季,前辈离开嘉世前,曾经来到蓝雨,表明了他的感情。我很高兴,但是我觉得自己还不够资格站在前辈身边,便向他说声抱歉……然后前辈笑了笑,那个笑容我永远不会忘记……那种近乎绝望的笑容。”
  “前辈拍了拍我的肩膀,然后转身离开。之后,便传来前辈退役的消息……”
—tbc—

【喻叶】WHO?(1)

1.
(B)
  夜幕降临,而城市依旧是那么地喧嚣,热闹。人们的兴致丝毫没有因为天黑而被影响,仍旧与自己的恋人,家人,朋友在街上闲逛着,脸上满是愉快。
  而这间漆黑的房间却格外安静,与这喧嚣吵闹格格不入。这间房间的床上,躺着一个男人,他还在熟睡着……突然,他的眉头紧蹙,骨节分明的手紧紧抓着被子,似乎有些不安。
  虚掩的门被缓缓推开,另一个男人走进来,看着床上紧蹙着眉头的人,用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脸颊,轻生说道:“别怕,前辈……”
  “文州。”床上的男人睁开眼睛,虽然房间一片漆黑,但叶修确信,这个人是喻文州。
  喻文州心里一惊,自从那件事之后,前辈就一直躲着他,再也不会亲切地叫他“文州”了。多久了呢……他自己也记不清了。
  虽然眼前的人和喻文州长得一模一样,但叶修却觉得无比陌生,他是谁呢……
  “文州,为什么我会在这里?”叶修问,“我记得那个时候我被乐乐和少天拖到废弃的幼儿园里去了,然后因为乐乐丢了大孙送的东西不敢去找,我只能帮他……然后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。”
  喻文州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,“可是前辈你是突然出现在我家的。”
  “怎么可能……”叶修有些不安,但还是勉强地笑了笑,“文州啊,你什么时候也学会开玩笑了。”
  “我没有开玩笑。”喻文州认真地说。叶修明白,喻文州不是会说谎的那种人。那么自己,到底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……还有,这个人,是喻文州吗?
  喻文州发现叶修颤抖的双手,想抱住他,安抚他。但他害怕,害怕叶修的反感,害怕叶修再次疏远他,逃避他。
  但看到叶修的样子,这些顾虑马上被喻文州抛之脑后,他小心翼翼地抱住叶修,拍了拍叶修的后背,“前辈不用担心,没事的。”叶修抬起头,在喻文州的脸颊上亲了一口,“文州还是那么会安慰人啊。”
  喻文州有些惊讶地看着叶修,换来了叶修的不解,“怎么了?”

  “前辈,你……是谁?”
*(A)

  叶修猛地惊醒,对上了张佳乐,黄少天的视线。
  “老叶你终于醒了啊!你在那个幼儿园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啊,只是去帮张佳乐找个东西为什么出来之后就晕倒了啊,你应该感谢我和张佳乐把你带回来,还有啊,明明你是进三楼的房间为什么我会在四楼找到你啊,老叶你快说你快说,不然就和我pkpkpkpk……哎呦,张佳乐你打我干嘛!”
  “吵死了!”
  叶修有些诧异地坐起身来,“这里是哪里?我不是应该在兴欣抢boss吗?”
  “蛤?老叶你睡糊涂了吧,你不是和我们一起去了那个废弃的幼儿园吗?”
  “少天啊,老大不小的居然还去幼儿园里玩儿啊!”叶修嘲讽地笑了一下,掩盖他此时的害怕。
  “靠靠靠靠,老叶我们这是在探险啊!而且你不是也去了!有种和我pkpkpkpkpk啊……balabalabala”
  叶修扶额,早知道不刺激他了……
  “少天,让前辈好好休息,别打扰他了。”一个声音响起,让叶修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,是喻文州!
  “前辈,下次少去那些奇怪的地方。”喻文州温柔地笑着,想要抚摸叶修的脸颊,却被偏头躲开,叶修警惕地盯着他。喻文州的手僵在了空中。
  他真的,是前辈吗?
  喻文州收回手,朝叶修笑了笑,说道:“前辈会感觉不舒服吗?”
  “我很好,谢谢。”
  喻文州觉得自己的笑容快要维持不下去了,眼前的人,好陌生。黄少天和张佳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,只留下叶修和喻文州两个人,四目相对,却沉默着。
  沉默良久,叶修开口:“喻文州,我要回兴欣。”
  曾经的恋人,曾经亲切的“文州”,变成了疏离的,冷漠的“喻文州”。
  喻文州没有证据可以证明,但他确信。
  “你是谁?”
*(B)
  “那么你又是谁?”叶修反问,“你不是文州。”
*(A)
  “我更好奇你是谁,你不是喻文州吧?”
——
我是玖夏,第一次写文ooc请指教
其实早上发过一次,但发现有错误只能删了重发。
我来解释一下吧。
这是个平行世界梗,暂且称为世界A和世界B(文中标注)
世界A的喻叶确认恋人关系,世界B的喻叶因为某些原因(暂不透露)而导致见面时很尴尬。
然后世界A和世界B的老叶因为那栋废弃的幼儿园而互换世界,文中也提到了叶修进了三楼的房间确是在四楼找到他的。
我才不会告诉你们这是听恐怖故事的脑洞。
我才不会告诉你们我写到自己都搞乱了qwq
这是一个,四个人相互助攻(划掉)帮助的故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