拾年

十年荣耀,一如既往

【喻叶】WHO?(6)

6.
对面的人也是一愣,似乎没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况。
“真的一模一样…”叶修轻声呢喃。
突然,一种无形的力量将喻文州拖出这栋建筑物,门被“嘭”地关上了,两个喻文州先是一愣,然后开始用力地拍门。
“前辈,前辈!”
无人应答。

叶修不停地转动着门把,可门却完全没有要打开的迹象。
“文州?你没事吧?”没有任何声音。
叶修转头,发现刚才还在身旁的叶修也消失不见了。
“叶修?”话音刚落,叶修感到一阵眩晕,就倒在地上昏过去了。

喻文州持续敲打着门,仍旧没有回应。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身后传来了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。喻文州循着声音望去,身后有个男人蹲在地上。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被关在里面的人永远都出不来了,你说对吧~”
“明明进去就会死掉为什么那么多人要去送死呢~”
“唉~只有我活着出来了哈哈哈哈哈哈…我是赢家哦~”
喻文州走到他身边:“请问,你知道些什么吗?”
那个人转头,脸上满是污垢,手上还有一些红色的液体。
他用手指指着地板,上面画着一个小人。“你看~这个是我的朋友呢~虽然他已经死了,但是还能跟我对话~是不是很神奇~”
“他和我说啊~进去里面的人不是死掉就是变成疯子呢~”
“以前我和他为了试胆而进去了,还玩了局游戏~”
喻文州皱了皱眉头,“什么游戏?”
“当然是谁会先死在里面啦!”
“最后我活了~我赢了哦!”

叶修醒来,发现自己躺在之前看到的那些娃娃躺的床上,“我怎么会突然晕过去呢…叶修去哪里了…”
房间还是和刚进来时一样,没什么改变。但那些恐怖的娃娃却消失不见了……
叶修想站起身,腿一软跪在床边,全身的力气仿佛被抽空,根本无法站起身。
“杀了你……”“杀了你……”
叶修瞪大眼睛,那些娃娃从床底下钻出来,一步步靠近他。
该死,叶修暗叫不好。现在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,压根没有能力离开这个地方。
看来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……“文州啊……哥大概是回不去了,抱歉啊。”叶修攥紧拳头。
“你就这么放弃了吗?”

喻文州的脑中突然一片空白,他的脑中浮现出叶修朝他挥手道别的样子。
他不得不承认,他害怕了。
那个蓬头垢面的男人像个孩子一样笑起来,盯着地上的小人低声说:“我们帮他们一把吧~反正你的尸体也在里面不是吗~”
男人闭上眼睛,再次睁开时,他带给喻文州的感觉便完全不同了。
“你好……”那个男人挠了挠凌乱的头发,“刚才那个与你对话的人不是我……我其实早就已经死了……”
虽然难以置信,但喻文州觉得他没有撒谎。“嗯,你是那个人死去的朋友?”
男人点头,道:“那时也是太不懂事了跑去里面玩,结果我死在里面,而他成了个疯子。”
“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?”喻文州询问。
“嗯……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所说的一切,我保证我没有说谎。”男人朝喻文州鞠了一躬,说道。“差不多也是三年前的事了吧,那时候这个幼儿园刚刚建好,住在这附近的人大概都知道,这里以前是墓地……我不太明白为什么幼儿园会选在这里,但是和我无关我也就没有太在意。”
“因为这里曾经是墓地,很多人都说在这里看到鬼,所以人宁愿绕路都不愿意走这里。但是有了这个幼儿园,经过的人也算是多起来了。”
“但是从此就发生了很多怪事……小孩子哭着说被推倒了,可是身后一个人都没有。有些孩子早上还好好的,睡了个午觉就开始发高烧……还有一次,一个刚从精神病院回来的人看到孩子便与他们一起玩乐,大家都知道他是一个精神病人,但是看到他似乎没有什么过激的举动就没有阻止。那个精神病人还进了这栋建筑物,取出来一些奇奇怪怪的娃娃,说是在孩子的床边找到的,可是那里的老师说之前根本就没有看到过。”
“但是那个精神病人在那天晚上突然发病了,开始不停地尖叫,还传出砸东西的声音……然后他当晚就被送回精神病院了,被送走时还在念着‘你滚开,不要缠着我!’后来邻居们说,那个精神病人自杀死掉了。”
“很多大人觉得事情不对,就让孩子离开这个幼儿园,学生马上少了一半不止……事实证明这些大人们的做法是正确的。某一天午饭过后,一个老师突然发疯,拿起刀子就开始砍人,老师和孩子就被她捅死了,孩子全部死了,一个幸存的老师也得了精神病被送进精神病院,然后这个幼儿园就关了。”
“之后有很多人买了这块土地,准备拆掉这栋建筑,却发生了很多不好的事情。比如买下这块土地的老板跳楼自杀,又或者发生车祸住院甚至死亡。之后就没有人敢靠近这里了。”
“我和这个身体的主人是发小,我们俩都属于胆子比较大的类型,听了这一系列的故事之后决定去一探究竟。”

【喻叶】WHO?(5)

5.
(A)
与此同时,这个世界的喻叶两人也出发去找寻线索。这是喻文州的提议,叶修明白他是想尽快见到那个叶修,所以并没有拒绝。
到达了废弃的幼儿园楼下,两人抬头看了看,每一层的窗帘都被拉得死死的。
“真不知道少天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。”叶修皱着眉头,看着四周,“这里连一个经过的路人都没有,到时候我俩出什么事了都不会有人知道。”
“前辈,害怕吗?”喻文州没有笑,十分严肃地望着叶修。
叶修愣愣地看着喻文州,几秒后笑出来,“怎么可能……”
就算害怕,我也要进去。叶修这么想着。
喻文州沉思了一会,道:“那,走吧。”
叶修点点头,推开门时,突然停下了动作。“喻文州,你刚才有看到吗……?”
“嗯。”喻文州轻轻应了声,“二楼的窗帘动了一下。”
窗户都被关得紧紧的,此时也没有风,不可能是风吹起的。所以,最有可能的是……
里面有人。
(B)
叶修张嘴正想说些什么,却听见外面传来开门的声音。
叶修慢慢地走到窗户旁边,又慢慢地将窗帘撩起,看了一眼立即放下,喻文州从叶修的脸上看到了一丝惊讶。
“前辈,怎么了?”
“外面的铁门被打开了。”
叶修很肯定,刚才铁门是锁上的,喻文州也确认过。
喻文州的眉毛拧成一团,思索了片刻,便对叶修说:“前辈,我下楼去看看,你就在这里等我……如果我没有回来,你就躲起来,然后找机会逃走。”说完,喻文州就准备离开,被叶修一把拉住,“我不可能让你去冒这个险的。”
沉默良久。
喻文州才点点头,道:“那就一起下去吧。”
叶修点头,两人一步步往下走。
(A)
喻文州和叶修两人都没有说话,缓缓地把门推开。
叶修稍微观察了一下这个地方,外面的设施都没有被拆掉,还保留着原来的样子。
两人对视了一眼,继续向前走去。一步一步,很快就走到了门前。叶修深吸了一口气,将门推开。
推开门的那一瞬间,叶修愣住了。
眼前的人,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。叶修都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孪生兄弟在耍他……

【喻叶】WHO?(4)

4.
(B)
叶修打开窗户,点了一根烟,沉默地望着窗外。外面的景物是他所熟悉的,但就是有一种陌生感。
要是一切都是梦就好了。叶修这么想着,突然听到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。“前辈,已经醒了吗?”还是喻文州温和的声音,但那不是叶修最熟悉,最喜欢的,他不是文州。
叶修叼着烟,转身看着喻文州,不意外地看见了喻文州入神的样子。
又在想他了吗?
叶修走过去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,“今天去找寻线索,他一定能够回来的。”喻文州愣了愣,笑着点点头。
不管是这个世界的叶修,还是那个世界的叶修,性格都是那么的相似……

(A)
叶修醒来时,不熟悉的摆设令叶修微微一愣,马上反应过来昨天发生的一切。
昨天喻文州说了那番话后,让叶修迫切地想回去询问喻文州,是否真的如同这个世界的喻文州所说,是一个误会呢……叶修看着自己的手掌出了神,随后握紧拳头,“一定会回去的……”低声呢喃。
叶修突然意识到自己对喻文州的感情已不是喜欢,他无法自拔地爱上了喻文州……之前因为那句「对不起」而让他不再抱有期待,却因为这个世界的喻文州的一句话而重新燃起希望。
要是,真是个误会,该多好?

(B)
时间已经到了上午九点,叶修和喻文州准备出发了。
“前辈会害怕吗。”
叶修轻笑,“就算害怕,也要去啊。”
喻文州想起自己为何会那么喜欢叶修了,就算多么疲惫,就算受尽非议,被嘉世排挤都没有放弃过荣耀,仍旧倔强地坚持着。虽然现在两人的关系异常尴尬,但喻文州不会放弃,他会等待前辈的出现,会等待前辈听他的解释……
两人到达了废弃的幼儿园。
幼儿园的大门被紧紧锁住,再怎么努力都没法将它打开。叶修皱了皱眉头,“我之前来的时候门没有锁住。”
喻文州环顾四周,发现了墙壁旁靠着一个梯子。
喻文州指着那个方向,叶修看后点头,两人便爬上梯子。
每爬上一阶,叶修的不安感就愈发强烈,好像即将要发生些什么……就算害怕也不能退缩,叶修只能硬着头皮进入废弃的幼儿园。
门“吱呀”一声打开,虽然是白天,但这里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,一点光都透不进来,阴森森的。喻文州一步步地向前,每走一步,就要看一眼四周有什么动静,生怕有什么未知的东西扑上来,让两人陷入危险,叶修静静跟在身后。
喻文州,不管什么时候都令人安心,这是他与生俱来的能力……叶修这么想着。
两人走上楼梯。
“前辈,这里很奇怪。”
“嗯?怎么了?”
“这里,很久没有人来过了吧……就算有,也不会有人特意来打扫这个废弃的建筑。”喻文州摸着楼梯扶手,没有灰尘,“干净的可怕。”
叶修皱了皱眉,不知道说什么。
两人推开二楼其中一间房间的门,这里似乎是小孩子的房间,有很多张床放在这里,每张床上还放着一个布偶,但这些布偶都很奇怪,有的缺了胳膊,有的缺了腿,有了缺了眼睛,甚至有些布偶还流着两行“血泪”。看着这些布偶,叶修的不安感愈发强烈了。
这里也和一楼相同,窗帘拉得严严实实。喻文州尝试按了下电灯开关,发现还可以使用。
“前辈,这里没有我们想得那么简单。”

【喻叶】WHO?(3)

3.
*(A)
“我离开嘉世前,曾经去找过喻文州。一开始,只是想道个别,但看到喻文州的脸时,道别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。”
“我知道喻文州不会接受这份感情,但我还是想让他知道,我不想让自己后悔。”叶修的嘴角勾起一抹微笑,但喻文州明白,叶修是在强颜欢笑。“最后,我得到了「对不起」这个答案,我的这份感情就像一个笑话一样,毫无意义。”
“但这也算是一种解脱吧,把感情藏在心里,真的太累了。”叶修抬头望着明晃晃的白炽灯,眯了眯眼,“最后,你也知道,我退役了。”
*(B)
听完故事的叶修,轻轻叹了口气,说道:“虽然无法确认我的猜测,但我想,另一个我应该是误会了你的「对不起」吧。或许你的本意是希望另一个我等你站上荣耀的巅峰,但在我听来这是拒绝。”
“他逃避大概是没有想好该怎么面对你,毕竟曾经被拒绝过,任何人都无法以平常心去对待吧。”
“喻文州,等那个我回到这个世界,好好和他解释清楚。”叶修难得正经了一回。
“嗯,谢谢。”
*(A)
“……你有没有想过,那句「对不起」其实是另一种含义?”喻文州沉默了许久才终于开口。叶修摇头,道:“这除了拒绝,还有什么另一种含义?”
“我认为,另一个我他其实是想要达到荣耀的巅峰再来回应你的感情。”喻文州微微皱眉,“我觉得另一个我,与我的心情应该是一样的。”
“我努力地弥补自己的缺陷,我想带着蓝雨,达到荣耀的巅峰,虽然没办法像前辈一样夺得三连冠,但我想和他并肩而行。”
叶修抬起头,对上喻文州坚定的目光,他的脸与记忆中的那个人重合了。此时喻文州的表情和那个人说「对不起」时的表情是一样的。
叶修笑了,他已经好久没有这么笑过了,好久没有,发自内心的笑了。
“谢谢。”
“不早了,休息吧,明早去那个幼儿园看看。”
“好。”

*(B)
叶修睁开双眼,迷迷糊糊地说:“文州,早安……”
没有回应。
叶修愣了一会,才想起自己在另一个世界,喻文州不在这里。
轻笑着叹口气,“文州……早安。”仍旧没有回应。
*(A)
生物钟让喻文州还是早早醒来,但却没有看见往日那个还在熟睡的人的脸庞。
“前辈……”喻文州落寞地抚摸着身旁的枕头,“你不会知道,我有多想你。”

【喻叶】WHO?(2)

2.
*(B)
  “前辈去了哪里?”喻文州一改之前温柔的模样,眼底满是冰冷,而这份冰冷中隐含着担忧。叶修耸耸肩,“抱歉,我也不清楚。如果真的担心你的前辈,明天陪我去那个废弃的幼儿园,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,如何?”
  喻文州点点头,除了去看看那栋废弃的幼儿园,也别无他法了。
  叶修从口袋里掏出手机,手机屏幕亮了起来,刺痛了喻文州的眼睛。那是一张叶修和喻文州的合照,叶修笑得格外开心,而喻文州温柔地揽着叶修的肩膀。
  真好。要是没有那件事情,他和前辈是否也能像这个样子,当个普通的恋人?
“文州?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?”叶修的声音打断了喻文州的思考。
*(A)
  叶修说完这句话后再次沉默,确定他不是喻文州,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。况且,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好好与喻文州说过一句话了……虽然不是同一个人,但他仍旧不知道怎么面对。
  要是没有那件事情,他们是不是还能像从前那样?
  突然喻文州的电话响起,喻文州盯着屏幕上的名字,惊讶地盯着叶修,之后便把手机放到叶修的面前。
  「叶修」屏幕上出现了这么一个名字,叶修点点头让喻文州接电话。
  “文州?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?”听到熟悉的声音让喻文州觉得安心。
  “可以,前辈你没事吧?”喻文州最担心的还是叶修的安危。
  “我没事,文州不用担心,我会想办法回去的。”
  虽然总是说让人生气的话,虽然看起来那么不靠谱,但总能让喻文州安心,他相信叶修。
*(B)
  喻文州发现叶修在通电话,也就不再说话。
  另一个“喻文州”啊……
  “我明天会去那栋废弃的幼儿园寻找线索,我一定会回去。那么,文州还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
  “前辈注意安全。还有,你一定要回来,我等你。”
  叶修轻声笑了一下:“当然。”
  挂掉电话,叶修发现另一个喻文州正盯着他,思绪早就不知道跑去哪了。
  “喻文州,你可以和我说说吗?关于另外一个我的事情。”
  喻文州点头。
*(A)
  叶修看着微笑的喻文州,心里感觉空落落的。要是他没有表白,或许一切都会不一样……但是把压抑在内心的感情表达出来,或许也是一种解脱吧。
  喻文州坐下,看着失神的叶修,轻笑道:“能和我聊聊吗?有关你和另一个我的事情。”
  叶修叹了口气,点点头。
*(B)
  “我之所以成为职业选手,是因为我想要离前辈近一些……我想要追随他的脚步,我敬仰他,崇拜他。”喻文州缓缓地说,“我第一次看到前辈时,他正与队友相互打闹着,然后重心不稳即将摔倒,我本能地抓住他拉到怀里,我看见前辈笑容满面的模样……我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很快。”
  “当我发觉自己对韩文清和王杰希怀有的敌意是源于前辈时,已经太迟了。我知道凭我的实力,根本比不过韩文清和王杰希。由于我天生的缺陷,我只能用战术来取得胜利,但是不够……我想和前辈站在同一高度,而不是仰望他。”
  “第八赛季,前辈离开嘉世前,曾经来到蓝雨,表明了他的感情。我很高兴,但是我觉得自己还不够资格站在前辈身边,便向他说声抱歉……然后前辈笑了笑,那个笑容我永远不会忘记……那种近乎绝望的笑容。”
  “前辈拍了拍我的肩膀,然后转身离开。之后,便传来前辈退役的消息……”
—tbc—

【喻叶】WHO?(1)

1.
(B)
  夜幕降临,而城市依旧是那么地喧嚣,热闹。人们的兴致丝毫没有因为天黑而被影响,仍旧与自己的恋人,家人,朋友在街上闲逛着,脸上满是愉快。
  而这间漆黑的房间却格外安静,与这喧嚣吵闹格格不入。这间房间的床上,躺着一个男人,他还在熟睡着……突然,他的眉头紧蹙,骨节分明的手紧紧抓着被子,似乎有些不安。
  虚掩的门被缓缓推开,另一个男人走进来,看着床上紧蹙着眉头的人,用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脸颊,轻生说道:“别怕,前辈……”
  “文州。”床上的男人睁开眼睛,虽然房间一片漆黑,但叶修确信,这个人是喻文州。
  喻文州心里一惊,自从那件事之后,前辈就一直躲着他,再也不会亲切地叫他“文州”了。多久了呢……他自己也记不清了。
  虽然眼前的人和喻文州长得一模一样,但叶修却觉得无比陌生,他是谁呢……
  “文州,为什么我会在这里?”叶修问,“我记得那个时候我被乐乐和少天拖到废弃的幼儿园里去了,然后因为乐乐丢了大孙送的东西不敢去找,我只能帮他……然后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。”
  喻文州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,“可是前辈你是突然出现在我家的。”
  “怎么可能……”叶修有些不安,但还是勉强地笑了笑,“文州啊,你什么时候也学会开玩笑了。”
  “我没有开玩笑。”喻文州认真地说。叶修明白,喻文州不是会说谎的那种人。那么自己,到底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……还有,这个人,是喻文州吗?
  喻文州发现叶修颤抖的双手,想抱住他,安抚他。但他害怕,害怕叶修的反感,害怕叶修再次疏远他,逃避他。
  但看到叶修的样子,这些顾虑马上被喻文州抛之脑后,他小心翼翼地抱住叶修,拍了拍叶修的后背,“前辈不用担心,没事的。”叶修抬起头,在喻文州的脸颊上亲了一口,“文州还是那么会安慰人啊。”
  喻文州有些惊讶地看着叶修,换来了叶修的不解,“怎么了?”

  “前辈,你……是谁?”
*(A)

  叶修猛地惊醒,对上了张佳乐,黄少天的视线。
  “老叶你终于醒了啊!你在那个幼儿园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啊,只是去帮张佳乐找个东西为什么出来之后就晕倒了啊,你应该感谢我和张佳乐把你带回来,还有啊,明明你是进三楼的房间为什么我会在四楼找到你啊,老叶你快说你快说,不然就和我pkpkpkpk……哎呦,张佳乐你打我干嘛!”
  “吵死了!”
  叶修有些诧异地坐起身来,“这里是哪里?我不是应该在兴欣抢boss吗?”
  “蛤?老叶你睡糊涂了吧,你不是和我们一起去了那个废弃的幼儿园吗?”
  “少天啊,老大不小的居然还去幼儿园里玩儿啊!”叶修嘲讽地笑了一下,掩盖他此时的害怕。
  “靠靠靠靠,老叶我们这是在探险啊!而且你不是也去了!有种和我pkpkpkpkpk啊……balabalabala”
  叶修扶额,早知道不刺激他了……
  “少天,让前辈好好休息,别打扰他了。”一个声音响起,让叶修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,是喻文州!
  “前辈,下次少去那些奇怪的地方。”喻文州温柔地笑着,想要抚摸叶修的脸颊,却被偏头躲开,叶修警惕地盯着他。喻文州的手僵在了空中。
  他真的,是前辈吗?
  喻文州收回手,朝叶修笑了笑,说道:“前辈会感觉不舒服吗?”
  “我很好,谢谢。”
  喻文州觉得自己的笑容快要维持不下去了,眼前的人,好陌生。黄少天和张佳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,只留下叶修和喻文州两个人,四目相对,却沉默着。
  沉默良久,叶修开口:“喻文州,我要回兴欣。”
  曾经的恋人,曾经亲切的“文州”,变成了疏离的,冷漠的“喻文州”。
  喻文州没有证据可以证明,但他确信。
  “你是谁?”
*(B)
  “那么你又是谁?”叶修反问,“你不是文州。”
*(A)
  “我更好奇你是谁,你不是喻文州吧?”
——
我是玖夏,第一次写文ooc请指教
其实早上发过一次,但发现有错误只能删了重发。
我来解释一下吧。
这是个平行世界梗,暂且称为世界A和世界B(文中标注)
世界A的喻叶确认恋人关系,世界B的喻叶因为某些原因(暂不透露)而导致见面时很尴尬。
然后世界A和世界B的老叶因为那栋废弃的幼儿园而互换世界,文中也提到了叶修进了三楼的房间确是在四楼找到他的。
我才不会告诉你们这是听恐怖故事的脑洞。
我才不会告诉你们我写到自己都搞乱了qwq
这是一个,四个人相互助攻(划掉)帮助的故事。